第一章

前言

萬眾期待的共和國第一部《民法典》已經于2020年5月28日,經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表決通過,并將于2021年1月1日起施行!睹穹ǖ洹肥┬泻,必然會對我國民、商事領域的司法實踐、商業活動、交易安排等產生較大的變化和影響,其中就包含融資租賃業務。

筆者注意到,《民法典》第七百三十七條規定,當事人以虛構租賃物方式訂立的融資租賃合同無效。前述規定系《民法典》對融資租賃合同效力方面的專門規定。在此之前,我國現行法律并未對“以虛構租賃物方式訂立的融資租賃合同”的效力作出明確的規定,系《民法典》的新規定。

實踐中,融資租賃業務中的租賃物是否真實存在這一問題,不僅可能會影響融資租賃公司在融資租賃業務的開展、內部審查、討論和表決等方面,還會影響融資租賃公司的經營活動、業務選取等是否符合有關監管機構的監管規定,更重要的是,該問題也會影響融資租賃公司在相關業務中的權益是否能夠在法律上被救濟(筆者將前述三個層次的影響,總結為:(1)公司內部決策的影響;(2)公司合規經營的影響;(3)面臨司法挑戰時的影響)。因此,對于融資租賃公司而言,如何正確理解、把握這一問題是十分重要的。

本文將主要圍繞《民法典》的有關規定,結合最高人民法院于2019年11月8日所公布的《全國法院民商事審判工作會議紀要》(以下簡稱《九民紀要》)及其他現行法律、法規、司法解釋的有關規定,就《民法典》施行后,融資租賃業務中的租賃物是否真實存在及其相應的法律后果等有關問題展開論述。

第二章、對《民法典》第七百三十七條的理解與適用

2.1 《民法典》第七百三十七條與《民法典》總則有關條文之間的關系

關于法律行為的效力,規定在《民法典》第一編總則的第六章第三節民事法律行為的效力處(即《民法典》第一百四十三條至第一百五十七條),以及《民法典》第三編合同的第三章(即《民法典》第五百零二條至第五百零八條)處。筆者以為,《民法典》第一編總則的第六章第三節和《民法典》第三編合同的第三章的內容,實際上與現行有效之《民法通則》《合同法》《民法總則》及最高人民法院的相關司法解釋的內容,是一脈相承的。筆者以為,《民法典》正式施行后,雖然相關法律會被同時廢止,但是就法律行為的效力方面,并不會因為新、舊法律的變化而造成理解和適用上的重大障礙。對此,理論界和實務界已形成通說,[1]再此不再贅述。

再看《民法典》第七百三十七條:從體例上,該條位于《民法典》第三遍第十五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下一頁